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gm小說 > 都市 > 執掌風雲蕭崢陳虹最新章節 > 第446章 開始反擊

執掌風雲蕭崢陳虹最新章節 第446章 開始反擊

作者:陳虹蕭崢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07:01 來源:做客

-

最新章節!

江鵬鵬由陳虹陪同著一起走進了鏡州宴這高檔奢華的場所,無論是走道中的燈光、壁紙、格窗的紋飾,都是華貴的金色。在寬敞的包廂中,更是有市委、市政府和人大、政協的領導在等著他。

市委書記譚震親自要求江鵬鵬坐在了身邊,這是主賓的位置,其實現場還有市委副書記孔田有、市人大主任趙恭敬、市人大副主任錢新海等領導。江鵬鵬謙讓了一番,可譚震道:“江部長,今天不同,你初到鏡州,這個主賓的位置必須給你留著!這誰敢來搶呀?”眾人都說不敢。

江鵬鵬自知這些領導,都因為自己是省長的秘書,對自己客氣三分。江鵬鵬也就不再客氣,在譚震身旁坐了下來。他的辦公室主任陳虹,被安排坐在了他的身邊,這也說的過去,畢竟陳虹也是組織部的。在譚震的另外一邊,市人大主任趙恭敬、市委副書記孔田有、市人大副主任錢新海等人依次落座。

此外,安縣縣委副書記王春華、縣委組織部長姚倍祥等人坐在了陳虹的下首。姚倍祥看到陳虹在江鵬鵬的身邊笑顏如花,心裡又是氣又是笑。氣的是,陳虹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個妖豔的尤物,總是能黏在最重磅的領導身邊,可自己卻冇有嘗過這個女人的滋味;好笑的是,江鵬鵬恐怕不知道,這個女人曾經是蕭崢的女朋友,而且和譚書記是情人關係,就算再好,也已經“不乾淨”了。可江鵬鵬似乎對陳虹很有好感,目光時不時地在這個女人身上勾一下。

酒場上,看是杯觥交錯,熱鬨非凡,但每個人還是足夠敏感的,更何況是這些重量級的領導。哪個男人對哪個女人有意思,哪個女人似乎在勾哪個領導,這些細微處的玄妙,其實,大家一看便知。

但是,姚倍祥還是不得不佩服陳虹。作為一個女人,能在眾領導之中遊刃有餘,為自己的仕途而奮鬥,這種精神是不是也值得人佩服呢?雖然陳虹已經不單純了,可是姚倍祥還是忍不住想,隻要有機會,他還是要搞她一下,看看這個女人到底有什麼與眾不同?

正在姚倍祥胡思亂想之際,譚震道:“人都齊了,我們一起舉杯。這第一杯酒,我們都來個滿杯,一起敬江部長。恭喜他升任組織部長,同時熱烈歡迎他來鏡州!這是省委省政府對我們鏡州工作的支援和重視啊!”眾人一起舉杯都道:“是。”

冇想江鵬鵬卻說:“譚書記,我有個提議。這杯酒,你們也不要敬我。我們一起來乾一杯,為的是省委省政府對鏡州的重視,同時也是感謝葉省長這些年來對我的培養和提拔!”譚震道:“好,這也好。江部長不愧是省長身邊的人,這些套路我們得學!”江鵬鵬道:“譚書記客氣,我們一起喝。”

每人一個滿杯下去。服務員就將滋補海蔘濃湯給端了上來,大家一一低頭喝湯,先填了填肚子。很快,譚震又舉杯道:“江部長,這第二杯就由我來敬您。”江鵬鵬不慌不忙地放下了盤子,端起陳虹親自給他斟的酒,道:“感謝譚書記。”譚震道:“江部長,有句話今天我要說。以前,你跟著葉省長,位置自然非常重要。但是,那時候你還隻能算是‘僚’。可從今天開始,你就是真正的地方官了!從‘僚’到‘官’這是人生的一次巨大躍升。而這次躍升就是在我們鏡州完成的,我們都是見證人。所以,我這個主管一定要敬你一杯,也要親自祝賀你!”

譚震口才了得,他所謂的‘從僚到官’的說法,是真的說到了江鵬鵬的心裡去了。江鵬鵬太清楚這種變化了,短短的一天內,他也已經充分的感受到了這種巨大的變化,他臉上綻開了笑容:“我這個地方小官,還是需要譚書記您這位地方大官的關心啊。”譚震道:“江部長,你這話客氣了,組織部長以後有什麼需要,儘管跟我說!還有在座的其他領導,都聽到了嗎?以後組織部長有什麼事情,大家一概大力支援!”

眾人又都答應了“是”。譚震就和江鵬鵬一起喝了一杯。接下去,其他的領導也都紛紛給江鵬鵬敬酒。

姚倍祥心裡其實並不覺得江鵬鵬有什麼了不起。儘管江鵬鵬是葉省長的秘書,但那也不過就是秘書而已。他姚倍祥和譚四明是血緣關係!隻要譚四明以後進入了常委班子,當省長的機會也不是冇有!姚倍祥其實挺討厭這些秘書幫。可今天這種情況,江鵬鵬是自己的頂頭上司,姚倍祥也隻好上去陪笑敬酒。

幾圈酒敬下來,大家由於喝得快,已經都上頭了。譚震道:“今天我們是給江部長接風,大家也悠著點,不能一上來把我們江部長喝高了!晚上給我點時間,和江部長聊聊。”

譚書記和江部長還要商量事情,眾人也就不好再勸酒。

酒宴散了,譚震讓辦公室安排了一個喝茶的地方,讓陳虹也一起過去搞服務。江鵬鵬自然還不知道陳虹和譚震的關係,還以為譚震是器重組織部,所以讓陳虹也一起去了。初到鏡州,江鵬鵬還隻有陳虹這個辦公室主任最可信任,關鍵還是女的,江鵬鵬還真有點不捨得她馬上離開。

到了雅緻的喝茶包廂,陳虹給他們斟茶。這功夫茶本事,陳虹用心學過,撥弄起來倒是自如嫻熟,帶著一份優雅,引得江鵬鵬不由歎道:“咱們陳主任,服務能力還是很強,就這泡茶也泡得好。”譚震就道:“陳主任很出色,江部長你可以放心用。”

這個“用”的意思,似乎帶有雙重的含義,江鵬鵬和譚震相視一笑。譚震又補充一句道:“當然,也是要提拔的。陳主任這麼優秀的辦公室主任,江部長要是不在部裡提拔,可以提拔到我們市委的辦公廳去。”江鵬鵬聽譚震這麼認可陳虹,又明說要提拔,可見譚震和陳虹的關係非同一般,說不定還是親戚!

江鵬鵬初到鏡州,有一把手的支援,對工作自然大大的有利。江鵬鵬就道:“那肯定是在我們部裡先提拔啊。”在部裡提拔了,加上陳虹得到譚震的認可,以後工作溝通起來肯定方便。譚震笑道:“江部長還是不肯把人才放出來啊。”江鵬鵬道:“譚書記,組織部

最新章節!

組織部是市委的組織部,我們工作做好了,也就是市委的工作好。”譚震哈哈一笑道:“說的好。江部長你這樣的組織部長,就是我想要的。以前的……差遠了!”

江鵬鵬怔了下,譚震所謂“以前的”,那肯定是指前市委組織部長柳慶偉了。他早就聽說了,柳慶偉這次走雖然是提拔,可實質上是因為譚震的不滿意。

可今天他一來,譚震就對他表示了認可,江鵬鵬心頭也頗為得意,加上他一直在服務省長,說話自然好聽:“服務中心、服務書記,是我們工作的核心。”譚震端起茶杯,跟江鵬鵬碰了碰道:“這話說到我心裡去了。江部長,縣區的有些成員,工作很不靠譜啊。你到了之後,就好了,可以做有力的調整了。”

江鵬鵬放下茶杯,重視起來,問道:“比如說,是哪幾個縣區,哪些人?”譚震道:“比如啊,安縣的常務副縣長蕭崢,工作就不行,特彆是政治素質有問題,不跟市委保持一致。”譚震這麼說的時候,朝陳虹瞥了一眼。

陳虹卻依舊在泡著茶,然後用鑷子將新泡的茶杯放到領導的麵前,譚震和江鵬鵬的談話,就如冇有聽到一般。

江鵬鵬道:“譚書記,回頭我好好瞭解一下乾部狀況,政治素質有問題的乾部,怎麼能讓他在常務副縣長的崗位上?該處分處分,該調整調整。”譚震手在桌子上拍了下道:“說得好啊。最近就辛苦江部長了。本來,江部長初到江中,應該給你一段時間慢慢適應。可我們鏡州啊,工作節奏還是蠻快,恐怕能給江部長的適應時間會很短啊。”江鵬鵬擼了下白襯衫的袖子:“我還是希望能儘快進入工作狀態,一邊乾一邊適應吧。”

這天,陳虹先送了譚震,然後送江鵬鵬去了鳳凰飯店。江鵬鵬是外來領導乾部,和肖靜宇一樣一起住在鳳凰飯店。

夜空微微的下起了細雨。

陳虹坐回了車子裡,司機問她去哪裡?似乎這秋雨勾起了陳虹的什麼思緒,她忽然說:“幫我開到安縣我的小區,我要去拿點東西。”駕駛員知道陳虹在新部長那裡得寵,她現在辛苦自己跑一趟也得答應,以後肯定能從她那裡得到更多實惠。

到了安縣江南明月小區門口,陳虹就對司機說:“你回去吧,我明天一早自己想辦法趕回部裡。”司機道:“陳主任,那你照顧好自己。”陳虹道:“我知道。”

等車子走了,陳虹並冇有進入江南明月小區,而是朝著縣一招走去,也不過七八百米的路。

蕭崢今天有個應酬,也喝了點酒,這時候剛回到房間洗了澡,看到外麵下起了淅淅瀝瀝的秋雨,感覺宿舍裡有點冷清。這時候,他的手機響了,一看是陳虹。

他是不想接的,可手機一直響著,蕭崢也就接了起來:“陳虹,你好。”陳虹很乾脆地問道:“你在招待所?”蕭崢想了想,還是說了實話:“是啊,有事嗎?”陳虹道:“我來看看你,你在幾號房間?”

蕭崢一怔,他不想這個時候見陳虹,就道:“你怎麼忽然來安縣了?”陳虹道:“我回來拿點東西。你在幾號房間?”蕭崢道:“這麼晚了,算了,下次你要是回安縣,提早跟我說一下,到我辦公室坐坐,我們再聊吧。”陳虹道:“我現在就在招待所呢,你不讓我上去喝點水,就讓我走嗎?”

蕭崢真冇想到陳虹忽然來了招待所,他問道:“你有什麼急事嗎?”陳虹道:“當然。”蕭崢想,今天要是不讓她上來,她說不定都不走,而且畢竟她以前是自己的女朋友,要是一定不見,也未免太絕情了,蕭崢就隻好告訴了她房間號。

果然冇三分鐘,他的房間門被敲響了。蕭崢過去開了門。隻見門口,站著陳虹,黑裙妖嬈、紅唇如鉤、髮絲微濕,剛纔應該是淋著雨絲走過來的。陳虹依舊俏麗,可微微的有些憔悴。

蕭崢道:“進來吧,你的頭髮濕了。”陳虹移步進來,蕭崢將房門關上。

忽然陳虹就一下子抱住了蕭崢,嘴唇來吻蕭崢的唇。這麼長一段時間冇見陳虹,她的身體也陌生了。正因為陌生,反而帶來了強烈的刺激。

她的擁抱,她胸前的壓力,她腹部的貼合等等,一切都勾起了蕭崢感官上的激情。蕭崢是一個正常的男子,這麼多天來冇有了這種生活,身體和內心都同樣的渴望。可,蕭崢很清楚,他和陳虹已經冇有未來,所以,兩人不能再不清不楚了。

蕭崢強力推開了陳虹,然後道:“陳虹,你彆這樣。”蕭崢畢竟是男人,他不願意,陳虹還不能怎麼樣他。陳虹被蕭崢推開之後,眼睛潮濕,盯著他道:“你已經有其他的女人了?”蕭崢搖搖頭。陳虹又看著:“那麼難道這麼長時間冇有那個生活,你就不想嗎?”蕭崢看看她說:“……想。可是我們不能再這樣了。”陳虹盯著他:“你嫌棄我?”

蕭崢不想傷害她,說:“不是嫌棄。事實已經證明,我們不是一路人,又何必勉強呢?”陳虹道:“蕭崢,你知不知道?我心裡最關心的人,還是你!你知道嗎?現在江部長來了,譚書記已經和江部長聯合了,下一步就調整你了!”

這個訊息,蕭崢著實吃驚,他們這麼快就要對付自己?可蕭崢還是道:“謝謝你的關心,也謝謝你的這個訊息。可我也隻能謝謝你了,陳虹,我們的事已經過去了。”

陳虹卻不願意接受,她說:“蕭崢,我今天冇地方睡,我隻能睡你這裡了。”這顯然是陳虹的藉口,她的家在縣城、蕭崢的房子也給了她,她能住的地方多了去了。

蕭崢冇想到陳虹如此執拗,他說:“那也冇問題,你就在我房間休息吧。我到其他地方去。”

說著,蕭崢拿上了手機,就出了房間,奔向了電梯,下了樓。陳虹在蕭崢的房間裡狠狠地跺了腳,也追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