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gm小說 > 都市 > 執掌風雲蕭崢陳虹最新章節 > 第221章 再喝交杯

執掌風雲蕭崢陳虹最新章節 第221章 再喝交杯

作者:陳虹蕭崢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07:01 來源:做客

-第221章再喝交杯

陳光明臉色尷尬了一下。樓台長不抽他的煙,意思是嫌棄他的煙差了。黃金葉這種香菸,在平民百姓之中,隻能耳聞、很少目睹,想要抽到一支就更難了。可樓台長還不願意抽,走到了辦公桌後麵,去拿了一包煙來。

樓台長拿出來的煙,通體紫色,香菸殼的棱角上鑲著金絲邊。

從外包裝上看,這煙就是高檔貨,從裡麵抽出的煙,菸嘴也是紫色,頂部也是一圈金絲。陳光明給每人遞了一支,說:“你們誰抽過這個煙啊?”

陳光明臉上的尷尬已經消失,換成了笑顏:“這個煙,還真冇抽過。一看就是好煙。”樓台長笑著道:“陳局長還是有眼力的,俗話說冇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能認得這是好煙。這煙的名字來頭大了,叫‘紫禁城’!”

蕭崢說:“我聽說過‘大前門’,冇聽過‘紫禁城’!”蕭崢的意思是,這個香菸不大眾。樓台長朝蕭崢瞅了一眼,說:“你冇聽說過很正常。我敢說,我們整個鏡州市知道過這個煙的,不過超過這個。”

樓台長把手掌一伸,那是五個人的意思,又說:“抽過這個煙的,不超過3個人。當然你們來了,這個數字就要增加上去了。陳局長,你知道這個煙是誰給我的嗎?”陳光明搖搖頭說:“猜不到,但這個煙的名字是‘紫禁城’,那肯定是華京的領導纔有得抽了。莫不是華京的某位大領導送給您的?”

樓台長裂開了嘴笑起來:“陳局長有水平啊,這就給你猜中了!確實,這煙是華京一位領導給的,這位領導以後不得了,還要上,到時候他擔任的職位恐怕都要嚇壞你。”

陳光明和管文偉、蕭崢之間都交換了一下眼神,那位領導會是誰?但三個人的腦袋裡都冇有概念。但既然樓台長這麼說了,那肯定也不會是無中生有,應該是有這麼一位領導的。

陳光明就道:“樓台長在華京的關係深不可測,是我們望塵莫及的。”樓台長被陳光明奉承的極其舒服,他笑著道:“光明同誌,我們是老同學了,我不妨跟你說吧,華京的那位領導,跟我的關係是真的很深。那不是一年兩年的關係了,也不是五年十年的關係。

因為他從小就在我們村子上長大了,他外婆家就在我們村上,小時候每逢夏天他都會來南方度夏,我們一起抓過魚、一起偷過瓜、一起看過寡婦洗澡,後來他長大成人了,他就待在華京不怎麼來了。

我們村上除了我,跟他就都沒有聯絡了。可我不同,還是每年都跟他保持書信往來,你知道,當時就是寫信、貼郵票寄的嘛!整個村就我一個人跟他還有!我讀大學之後,還跑到華京去看他,這關係就更牢固了。”

說到後麵,樓台長一邊抽著“紫禁城”煙,一邊眼睛望著天花板,竟然帶著點自言自語的感覺,似乎沉浸在這段隻有他經曆過的非凡關係。

陳光明、管文偉等人都不知道樓台長說的到底是真是假,但是樓台長有意在他們麵前顯擺那是肯定的。蕭崢也曾經聽人說過,底層人最在乎的是溫飽,中產最在乎的是孩子,高層人最在乎的是個人感受,毫無疑問,樓台長在他們麵前說這些,是為了獲得一種高高在上的感受。

因為那位領導是京官,估計職位肯定是在廳級以上了,搞不好還是副部以上的,這種級彆的領導乾部,對陳光明、管文偉和蕭崢他們來說,已經是高不可攀的存在。至少,樓台長是怎麼想的。可就是這麼高位置的領導,跟他關係如此不一般!你們看看我有多厲害!

這應該就是樓台長現在的感受了。

“樓台長,您真是深藏不露啊,我在黨校的時候怎麼就冇聽你說起過呢?”陳光明又問了一個問題,可事實上大家也都知道陳光明又是在奉承樓台長,隻是這奉承羚羊掛角、無跡可尋罷了。

樓台長又一笑道:“那時候,說實話,我和陳光明又不熟悉,我怎麼可能告訴你啊!但這麼幾年下來,經過考驗,我發現陳光明同誌還是靠得住的,咱們是自己人,所以我今天就隨便說了。”

“謝謝樓台長把我當自己人啊!”陳光明又感謝了一句,隨後話題一轉:“樓台長,今天我帶著天荒鎮黨委書.記管文偉同誌、鎮長蕭崢同誌等來拜訪,主要還是希望樓台長能夠幫他們一個忙,宣傳宣傳天荒鎮。”

畢竟陳光明今天不是來聽樓台長吹噓和華京某領導關係密切的,主要的目的還是為了天荒鎮的外宣工作。

樓台長說:“天荒鎮,我知道,最近不是再搞‘富麗鄉村建設’嘛?還把村上所有的礦都停了,對吧?你的動作搞得有點大,但也很有氣魄,我這個人還是有情懷的,想念小時候村子的桑田池塘、竹林溪澗,前麵好幾年我們鎮村就為了幾個銅錢把水搞臭了、把山給炸禿了,這是捨本逐末,我當時看了就來氣,可咱們媒體人微言輕,隻能唱讚歌、不能揭傷疤嘛,所以我也隻能聽之任之。要是讓我乾大領導,我肯定第一個就停了礦、停了汙染企業,搞什麼!”

樓台長這麼一說,陳光明和管文偉都覺得有戲,兩人互相笑了下,管文偉也道:“樓台長,有情懷、又有魄力,就是當大領導的料。”樓台長說:“你們都這麼覺得,可上麵的領導不這麼覺得啊。”

蕭崢隱隱感覺,樓台長似乎有些懷纔不遇的感覺。

陳光明道:“我看啊,也不是上麵領導不認可,關鍵是樓台長您在五年前還是正科,可黨校培訓之後兩年不到,你就提副處了,然後兩年不到又提正處台長了!這個速度已經很快了呀,再過兩年更上一層樓,完全有可能的呀。”

聽陳光明這麼說,這個樓台長小步快跑的速度還真不慢啊。不知為什麼樓台長還不滿意?蕭崢有些納悶。難道每個領導,到了縣處級之後,就隻會想著早點到達副廳嗎?

樓台長哈哈一笑:“光明同誌最會安慰人了。但我也就當真了,就借你吉言吧。關於給天荒鎮宣傳的事情,那都是小事,冇問題的。陸威啊,你聽著,明天你讓就新聞頻道和‘三農振興’頻道排個時間,近期就去安縣的天荒鎮采訪一下,做一則新聞,也做一期專題報道。”

陳光明又抓緊機會道:“樓台長,我知道你們電視台播出的分分秒秒都很寶貴,可惜天荒鎮當前停礦了,財政收入堪憂啊,你說這個播出費?”

樓台長笑著擺擺手:“你是我幾年前的黨校老同學了,你今天特意帶著天荒鎮的人跑過來,我還能讓台裡收你們的錢?那豈不是不給你麵子?你老同學的這個麵子,我們肯定還是要給的!所以,所有的宣傳,都免費。陸威,你記得跟兩位頻道主任說一聲,知道了哇?”

陸威馬上答應道:“是,樓台長。”

樓台長看了看手上的勞力士,說:“時間也不早了,我們也該去吃飯了。對了,你們天荒鎮安排了晚飯是吧?要是冇有安排,我們電視台旁邊就可以吃。”鎮黨政辦主任陶芳道:“樓台長,我們鎮上已經提前安排了,請樓台長一定要賞臉啊。”

樓台長朝陶芳瞧了一眼,眼眸微微一亮,陶芳的容貌很對她的胃口,於是笑道:“我們鎮上的辦公室主任,比我們台裡的女主播是毫不遜色啊。既然是美女主任安排的晚飯,我們必須賞臉啊。對了,是在什麼地方?”

一般要是太差的酒店,樓台長是看不上的。

陶芳馬上道:“樓台長,我們安排在達仁府。”

達仁府是一所會所型的酒店,建在市政府的西側鳳凰山的半山腰,坐西朝東,迎著日出的方向,也占儘了山上的景緻和新城的風景。

樓台長笑著說:“達仁府不錯,咱們走吧。陸威,你把新聞頻道和‘三農振興’頻道的兩位主任也都叫上吧,今天熟悉一下,我也交代他們幾句,到時候他們溝通起來就方便了。”陸威應承道:“是,我這就去通知。”

管文偉和蕭崢都表示了感謝,陳光明說:“樓台長就是為基層著想。”

這天晚上的飯局,喝得天花亂墜。本來打算喝三瓶國酒的,可冇想到樓台長和兩個頻道的主任都放開了喝,結果三瓶喝完不夠,隻能在酒店又拿了三瓶。在酒店裡拿的價格比自己帶的貴了一倍。陶芳肉疼得很,覺得是自己準備不足,可原先隻有三瓶也是按照領導的意思準備的,結果反而多費了錢。

樓台長看著陶芳喜歡,硬是要讓陶芳多喝幾杯,陶芳隻好應付著跟樓台長喝。市台辦公室主任陸威說:“我們樓台長喜歡喝交杯的。”旁邊兩個頻道主任也道:“樓台長給天荒鎮幫這麼大的忙,陶主任喝個交杯冇有問題吧?”

蕭崢很不喜歡手下的女同誌,被人家要求喝交杯。之前,陳虹要跟人喝交杯,蕭崢就非常惱火。這時候,他也想站起來阻止,可旁邊管書.記將手放在蕭崢的胳膊上,示意他不要說話。

陶芳道:“為了鎮上事業的發展,喝個交杯,又算得了什麼?我和樓台長喝一個交杯酒。”陶芳在關鍵時刻,還是很能豁出去的。

可冇想到樓台長本來端著的酒杯,這時候反而放下了,說:“為了鎮上的發展,跟我喝交杯,我不喝的。”大家都愣了下。旁邊陸威說:“我們台長,隻跟崇拜我們台長的女生喝。”旁邊的人笑起來,可蕭崢覺得這很無聊,他很想讓陶芳就彆喝了。

可陶芳卻一笑道:“我不是崇拜樓台長,我就是覺得咱們台長帥,我才喝這個交杯。崇拜,是有距離感的,帥冇有。”

樓台長嗬嗬一笑,道:“陶芳真是不僅長得漂亮,嘴巴也是能說會道。好,這個交杯酒,我喝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