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gm小說 > 都市 > 執掌風雲蕭崢陳虹最新章節 > 第120章 抽絲剝繭

執掌風雲蕭崢陳虹最新章節 第120章 抽絲剝繭

作者:陳虹蕭崢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07:01 來源:做客

-第120章抽絲剝繭

國土所的陶建說:“是的,白水灣村的山民特凶。我們國土所曾經有一位老乾部,去叫停一戶村民的違法建房,就被人家用磚塊砸破了額角,就差腦殼開瓢了。最後也是不了了之。”

這事情,蕭崢也曾聽說過。鎮上的乾部,去白水灣村裡做工作,被打、被砸的個案還真不少。正因為這些個案,有些村的山民被標上了“刁民”的稱呼。白水灣村的山民之不好搞,也是出了名的。

蕭崢一下子想起來了,當鎮長把毛家村和白水灣村分給自己的時候,為什麼其他班子成員冇什麼意見?可能就是因為白水灣村!

大家都知道白水灣村不好搞,進這個村子怕有生命危險。所以,當這個村被分到蕭崢手裡的時候,大家都不吱聲。

蕭崢還以為其他班子成員是在照顧自己呢!說不定人家正在暗暗慶幸,不需要進這個有性命之憂的村子做工作呢!

在係統裡,從來不存在因為好意而照顧之說,要是在一個任務的分配中人家冇有意見,要麼這符合人家的利益,要麼你分到的東西存在巨大隱患,大家心照不宣。

陶建、錢娟兩人都顯露出了後怕之意,蕭崢就問:“那要麼我們今天就不進村了?”

錢娟馬上說:“好啊,好啊。今天村民正在氣頭上,要是這個時候進村恐怕會惹惱他們,被圍住就麻煩了。”

陶建也說:“蕭委員,今天村民們剛剛聽說要停礦,情緒大,正在氣頭上,我們犯不著去觸這個黴頭。但村民們的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過兩天說不定就冇事了。所以,我也覺得可能我們還是等兩天再來比較好。”

陶建和錢娟兩人開始打退堂鼓。蕭崢心想,這兩人坐了同一輛摩托,還真是“不是一路人、不上一輛車”啊!

錢娟是可以理解的,她是編外人員,拿的工資福利是編製人員的三分之一左右,她犯不著為了這點工資拚死拚活也可以理解。可陶建呢?正式的公務員啊!但還是有些不同,國土這條線是雙重管理,所以他們在身份的認同上,並不認同自己是鄉鎮公務員,他們認為自己就是國土乾部,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換單位,調其他鄉鎮去了。

每個人的表現,都跟他內心的想法緊密相關。

蕭崢轉向了秦可麗,問道:“秦主席,你怎麼想?我們該不該進村?”

秦可麗表情遠冇有陶建和錢娟兩人那般緊張,她笑笑說:“蕭委員,白水村的書.記白大康,就是根老油條。他這人,除了喝酒,什麼事情都會搗糨糊。不,喝酒他也搗糨糊!除了吃肉,吃肉他不搗糨糊,還會搶著吃。”

秦可麗這麼一說,蕭崢、陶建和錢娟三人忍不住都笑了。三人跟白大康都是打過照麵的,秦可麗這麼一說,白大康這個人的形象簡直就躍然眼前了。三人都想起了白大康那副德行。

秦可麗又說:“白大康說村裡有一大批村民等著圍堵我們,說不定就他們幾個村乾部在呢!你想想看,村民忙著打工賺錢都來不及,哪有空到村裡圍堵咱們?更何況,我們政策都還冇宣傳呢,對村民有利,還是冇利,他們都還不清楚,圍堵個啥?”

秦可麗的一席話,說得有理有據。蕭崢頓感,秦可麗這個婦聯主席還是蠻有想法的。蕭崢以前知道秦可麗是一個直爽的人,可因為工作接觸少,並冇發現她其他方麵的優勢。今天看來,秦可麗觀察問題,還是有一定洞察性的。

蕭崢就道:“我覺得秦主席說得冇錯。白大康這個人,我們多多少少還是有些瞭解的。他這人,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無論對上還是對下,本著‘糊弄過去’就行的想法。今天,我們要是因為他的一句話,就不敢進村了,恐怕正好中了他的招數。第一天片組都不敢進村,以後要想進村去做工作,恐怕就難上加難了。”

陶建、錢娟聽蕭崢這麼一說,聽出來蕭委員其實是想進村的,外加秦可麗剛纔的分析,兩人也覺得不該再打退堂鼓了。陶建就說:“蕭委員,那我們就開進去吧,到了村裡看看再說。”蕭崢說:“好,開進去再說。我就不相信白水灣村的山民一個個會吃人!”

於是,大家重新上車,就往白水灣村的村部進發。

白水灣村的村部藏在一個大坡後麵,兩旁山澗險壑,對麵山頭還有一株古樹在峭壁上挺立,給人一種“立根原在破岩中”的孤傲感。白水灣村也是一個好地方,要是保護得好,肯定能把大城市的遊客吸引到這裡來。

蕭崢心頭冒出這樣一個念頭,一邊將摩托車往坡上開,到達了坡頂,又向下開去。這時候,婦聯主席秦可麗的身子不由又擠到了他的背上。

這會兒,秦可麗似乎貼著他,貼得更緊了,他幾乎都能清晰感覺到秦可麗胸前分明的輪廓,兩團暖意透過襯衣,傳到了蕭崢的後背上,給人一種酥麻的感覺。

隻聽秦可麗在後座上說:“蕭委員,你說這個地方,還挺漂亮的。將來要是能開發成旅遊景區,說不定有不少客人會來呢!”

秦可麗的這番話,跟蕭崢剛剛掠過的念頭,可謂異曲同工。或許,秦可麗是故意在轉移兩人的思路。蕭崢也順著她的話說:“那是啊,可我們現在要做的第一步,還是要讓白水灣村把礦給停了。”

秦可麗說:“這是肯定的。”

終於下了坡度,秦可麗的前胸也不再那麼緊緊貼著自己的後背了,蕭崢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儘管秦可麗已經是四十歲的中年女人,但是當她的身體緊緊貼著他的時候,還是能對蕭崢產生強烈的刺激感。蕭崢不由想,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應該說的就是秦可麗這個年紀了。蕭崢頭腦還是清醒,他可不想跟秦可麗發展出什麼不同尋常的關係。

無論秦可麗的身體對自己多有吸引力,蕭崢都不能往這方麵去想。偷吃葷腥,對一個在仕途上有抱負、有野心的人,絕對是一個大忌。

這些思緒在蕭崢的腦中飄過後,村部也在眼前了。這白水灣村的村部,倒是兩層樓的,綠色的窗框,黑色的瓦片。村部還圈了一個院子,但院子明顯冇有經營好,還有兩堆用剩下的石子和幾株桃樹,其他的地都荒著。

蕭崢和陶建將摩托車停在了村部前的水泥坪上。村部院子裡靜悄悄的,哪有什麼圍堵他們的村民?有個鬼啊!

秦可麗將帽子從頭上摘下來,用力甩了下一頭秀髮。秦可麗的頭髮又黑又亮,這麼一甩,還真有幾分妖嬈。隨即,她對蕭崢說:“蕭委員,看來,白大康真的跟我們玩套路啊。”

錢娟說:“這個白大康真是的,差點被他給騙了。”陶建也道:“白大康這隻老狐狸,以後他的話,我再也不聽了。”錢娟和陶建都被白大康的“圍堵一說”給嚇得打退堂鼓。現在發現自己根本冇必要害怕,就很是有些著惱。

“蕭委員、秦主席,你們怎麼還是來了啊!”在二樓的走廊上,一個人探出了身子,正朝下麵瞧著。

此人正是白水灣村黨支部書.記,白大康。蕭崢真想罵他一通,可現在畢竟這麼多人在,直接罵他也太不給麵子了。況且,接下去的工作還是要靠村支部書.記去做的。蕭崢就道:“我們是肩負著鎮黨委、政府的重任而來,怎能說不來就不來啊?我們上去說話。”

蕭崢帶著其他三人,一同上樓。因為這個村部有兩層,白大康自己就獨占了一間辦公室,一張老闆桌,一張長木沙發,還有兩把靠牆的椅子和茶幾。

白大康一邊給蕭崢、陶建分煙,一邊迎接他們進去。蕭崢看他分出的香菸,是黑芙蓉,目前頗為流行的一種高檔煙。看來,白大康日子過得不錯啊!

他們進來之後,就有一個女孩子馬上進來給大家泡茶。女孩子長相中上,勝在個子相當的高挑,比白大康要高,跟蕭崢站著也不遑多讓。人說一白遮百醜,個子高,也能彌補長相上的不足。這麼高的女孩子,當她彎腰將一次性茶杯放在茶幾上時,本身就是一道風景。

陶建先開口問道:“這位就是你們村的大學生村官嗎?”白大康嗬嗬一笑說:“陶主任,你也聽說過我們村大學生村官李黎?”

陶建說:“是啊,我聽人說,白水灣村的大學生村官長得很高。今天見到,果然名不虛傳。”這時,大學生村官李黎就站在旁邊,雙手交叉放在小腹之處,儘管她人很高,但表情還是很靦腆的。

白大康繼續開玩笑說:“我們小李可還冇有結婚呢,陶主任你結婚了冇啊?要是還冇對象,這種機會不容錯過啊。”

白大康這麼一說,李黎的臉立馬泛紅了。

鎮乾部、村乾部老是喜歡拿身邊的年輕女孩開玩笑,從中獲取一份快感。蕭崢對此不以為然,自己也不會這麼做。他說:“白書.記,我們還是談事情吧。”

女大學生如獲大赦,低頭說了一句:“白書.記,那我先出去了。”白大康朝她揮揮手。可蕭崢卻說:“既然是村裡的大學生村官,也要瞭解鎮上的政策,這樣吧,你去拿個本子過來,也一起聽吧。”

蕭崢參加工作的時候,還冇有大學生村官這一說,但在他工作了三四年之後,這個群體就出現了。蕭崢畢業直接考的是公務員,就是國家乾部。但是大學生村官這個群體,雖然也是大學生,至少也有專科文憑,可在村裡就是二等公民,被村乾部吆來喝去,她們自己也很冇存在感。是屬於非常迷茫的一個群體。

蕭崢其實蠻同情他們的,可以前自己是個小嘍嘍,幫不上什麼忙。如今不管怎麼說,也有一官半職了,蕭崢很想幫幫他們,假如自己能有一臂之力的話。

“這……”李黎卻並冇有照做,反而看向了村支書白大康。

白大康眉頭一皺道:“蕭委員讓你去拿筆記本,你快去拿呀,傻站著乾嘛?”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