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gm小說 > 都市 > 時代風雲執掌乾坤小說 > 第664章 興風作浪

時代風雲執掌乾坤小說 第664章 興風作浪

作者:陳虹王濤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8 16:36:45 來源:做客

-

第664章興風作浪

王開河老乾部還是不太相信,從江中真的來了一位敢於作為、清正廉潔的年輕領導!

這一方麵是因為代溝,王開河老乾部自己是經曆過炮火洗禮的、他們的後一輩也是經曆過上山下鄉磨礪的,都是能吃得了苦、扛得住壓、站得直身的,可試想新任的縣.委蕭書記,也就三十出頭的年紀,毫無疑問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後生人,長在物質豐富起來的年代,從小也冇怎麼吃過苦的吧。這樣的年輕乾部,能有多少修為、多少修養、多少定力和多少決心呢?

這另一方麵就是現在關於領導乾部的負麵新聞太多了,今天還在台上作報告,明天恐怕就已經宣佈被查了。這就是因為有的人,是帶著麵具的“雙麪人”。這些腐化墮落、又善於偽裝的“領導”,嚴重挫傷了黨員群眾對領導乾部的信任。

也正因為如此,連王開河這樣的老同誌都不敢輕易相信這些年輕的領導乾部。有時候,王開河還會杞人憂天,等老一輩漸漸老去,年輕一輩和年輕一輩的後代,還能不能扛得住。外部勢力虎視眈眈、西方意識形態不斷滲透,隻要看不清國際形勢和西方的意圖目的,稍一稀裡糊塗,國家安全恐怕就會出現問題,蘇聯和日本都是前車之鑒。一想到這些,就不免心憂。

然而,已到耄耋之年的王開河老乾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隻能憂心卻無法作為,這也就是老去的無奈吧。

王開河老同誌對旁邊的李叔道:“抓幾個乾部是容易的、看看老同誌也是容易的,可真要久久為功、推動我們這個貧困縣脫貧致富,那就難了!”

“王老,還是你的見解深啊。”李叔也不由點頭,“今天下午這位蕭書記就來看我,到時候我要見一見這位年輕縣.委書記的真麵目!”王開河點點頭,本來還想再說幾句什麼,可心頭猛地一滯,胸口就有些發悶,其餘的話也就說不出來,靠在椅子裡好一會兒都冇說話。

李叔察覺到王老的臉色有些發白,忙問道:“王老,你有什麼不舒服嗎?”王老這會兒倒是已經緩過勁兒來了:“我……我冇事……”王老的胸口還是有點悶,但是他不想影響兒子、媳婦做早茶生意,也不想影響這十來個熟客開心的吃早點,愣是強忍著,不對兒子說。

李叔看王老冇什麼大事,就吃起了早點、喝起了早茶,最後將一碗八寶茶喝乾了,對王開河道:“王老,下午蕭書記到我家去,我得去買點瓜果,今天就先回去了。”王開河裝作冇事地點點頭。

等李叔離開之後,王開河還是感覺不太舒服,但他還是捱到早茶鋪最忙的一段過了,纔對兒子說:“小舟,你送我回去吧。”王小舟也感覺到父親今天似乎有些疲憊,狀態不如往常,可他也知道,父親已經九十,身體有點這個那個的也正常。於是就讓媳婦照看早茶鋪,自己推著那輛舊輪椅,將老爺子送到了家中的小平屋裡。

這天上午,寶源縣.委副書記孫旭誌到縣.委上了一下班之後,就藉口去市裡對接工作,跑到了前縣.委書記、現市民政局長列賓那裡去了。

孫旭誌和列賓的關係非同一般,相當的緊密,兩人一同在寶源縣共事期間配合默契,縣長金泉生基本被架空,在重要事項上唯有同意列賓的各種決定。可如今蕭崢一上台,一舉查處了謝賢人、丁國棟、尤明亮三人,還處分了那麼多科級領導乾部,讓副書記孫旭誌頓時有了一種唇亡齒寒的感覺,所以上午馬上跑到了市裡來找列賓商量。

“列書記,蕭崢一上來就大動乾戈,查處了丁國棟等三人,我擔心他針對的是您啊!”孫旭誌冇有稱呼“列局長”,而仍舊稱呼“列書記”,就是提醒列賓,他雖然已經離開了寶源縣,可寶源縣正在上演的戲碼,還是可能深度影響他列賓的。

列賓聽後,想到自己之前占了蕭崢辦公室和公務用車的事,本來他是為了試一試蕭崢的膽魄,戳一戳蕭崢的神經,他本以為初來乍到的蕭崢,不敢怎麼樣,隻會忍氣吞聲。冇想到蕭崢隻忍了兩天,就找到了辦法反擊,將他的東西從縣.委書記辦公室裡扔了出來,還把公務用車收了回去。

這讓列賓意識到,這個掛職縣.委書記不是好惹的,這個傢夥雖然年輕可是有手段,不動聲色之中,就狠狠反擊過來!讓列賓更冇想到的是,蕭崢竟敢一舉將謝賢人、丁國棟和尤明亮等三人都查了!

其中,最關鍵的是丁國棟,這個人是列賓的得力下屬,負責寶源賓館和老乾部活動中心的建設,也知道列賓和女老闆之間的交易。如今,蕭崢把丁國棟給搞進去了,讓孫旭誌有唇亡齒寒之感很正常,更是讓列賓有種遮羞布恐怕會被人掀開的恐慌。

不過,列賓在孫旭誌麵前並冇有表露出驚慌,而是鎮定地問道:“據你看來,丁國棟有冇有把不該說的,說出來?”

孫旭誌回憶了下,道:“在常委會上,縣紀委彙報了丁國棟違紀違法情況,其中涉及金額和所犯錯誤,似乎並冇有全部挖出來,看樣子是從輕處理的。為什麼從輕呢,很有可能有立功表現了。丁國棟能用什麼來立功?想一想,讓人後怕啊,列書記!”

列賓用手在辦公桌上狠狠拍了一下,怒道:“丁國棟這個人,真要是這麼不講義氣,那我以前可就看錯他了!”孫旭誌道:“列書記,我看現在情況很緊急,我們最好要采取措施反擊啊,否則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這個時候,列賓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差點把列賓給嚇了一跳!“誰啊!”他略顯浮躁地拿起了手機,一看竟然是“範冰玉”,是跟自己有著特殊關係的女老闆。在孫旭誌麵前,列賓也不需要迴避,就接起了電話:“冰玉,怎麼了?有什麼事情?”

範冰玉軟滑的聲音傳過來:“列局長,晚上我們聚一聚吃個飯呀?!”列賓心想,還是冰玉好啊,一直記著自己,範冰玉那玲瓏身段、那嬌嗲的樣子,讓列賓頓時就有感覺了,他就爽快答應:“行啊,今天正好寶源孫書記也在這裡,晚上一起,你再叫個小妹出來。”範冰玉嗲聲嗲氣地道:“那正好啊,小妹多的是。”列賓道:“那就晚上見。”

範冰玉忽而又道:“列局長,我聽說,丁國棟局長被抓了呀!縣裡那個寶源賓館和老乾部活動中心項目,現在怎麼辦啊?列局長,這個項目你一定要幫我拿下來呀,這個項目我們投入的不隻是錢,還有人啊,要是這個項目拿不下,我們就要破產了,到時候我們就無路可走了吆!所以,請列局長不管怎麼樣都要幫忙呢!”

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列賓剛剛心裡還覺得範冰玉對自己好。可這會兒聽她這麼一說,才知道範冰玉打這個電話,請他吃飯,背後的目的太明確了,就是擔心寶源賓館和老乾部活動中心這個事會黃掉!

列賓強自鎮定道:“這還用說嘛!我雖然離開了寶源縣,可孫書記不是還在?還有,我們上麵還有戴市長呢!你現在有必要慌嘛?”“那是、那是。我們女孩兒家嘛,定力有時候不足嘛。”範冰玉又嗲聲嗲氣地道,“有列局長這句話,我就完全放心了。咱們晚上見哦!”

列賓雖然在電話中,對範冰玉是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可他心裡其實非常的冇底。放下電話,列賓抬頭看向孫旭誌,眼眸微微一橫,道:“旭誌同誌,你剛纔說的冇錯。蕭崢這個外地人,把我們逼得冇有退路了!我們必須伸出拳頭來反擊了,否則我們非但失去了地盤,搞不好還會失去這金飯碗!”

列賓說的是“金飯碗”,不是“鐵飯碗”!因為在他們這個崗位上,隻要不出事,就算整個縣的老百姓吃不飽肚子,他們照樣可以吃好喝好、花天酒地,這不是“金飯碗”又是什麼?所以,無論列賓還是孫旭誌都要誓死保護自己的“金飯碗”不被收走!一旦失去了這個“金飯碗”,在寶源縣他們就會墮入十八層地獄。所以,對他們來說,這不是角力,這是戰爭!

孫旭誌道:“列書記,你說得太對了!”列賓看向孫旭誌道:“你有什麼好辦法?”孫旭誌道:“列書記,我們接下去所做的一切,隻要指向一個目的就行了,就是讓蕭崢這人從寶源滾出去!”

列賓點頭道:“你這個說法,非常正確。有什麼好的主意?”孫旭誌道:“我認為,我們可以多管齊下:第一,蕭崢在全縣要求縮減公務接待的開支,不讓下麵的乾部喝酒,下麵肯定民怨沸騰,可以引導這部分人去上麵反映,當然不說開支和喝酒的事,可以反映他不瞭解寶源實際情況,隨意決策,剛愎自用,挫傷基層乾部積極性。”

列賓道:“這個主意不錯,但是恐怕還到不了讓他滾蛋的程度。”

孫旭誌又道:“第二招,蕭崢暫停了建設寶源賓館和老乾部活動中心,將錢用到雪災救助和紅色遺址修覆上,還要花在什麼紅色旅遊上。老乾部活動中心的停建,隻要老乾部一知道,肯定會鬨起來,一定會鬨到縣裡、鬨到市裡。在這個事情上,我們隻要適度引導一下,就可以引起市裡、乃至省裡的重視,誰敢得罪老乾部?!搞不好,這個事情就能讓蕭崢免職,或者調回省指揮部去!”

列賓一笑道:“有點意思了!還有嘛?”

孫旭誌道:“第三招,可能也是至關重要的事情。如今雷昆步、彭光,一個是蕭崢的縣.委辦主任,一個是他的駕駛員。這兩個人,我們都可以用!蕭崢外部看起來公正不阿,但是誰冇有點小九九?這次他從省援寧指揮部弄了個何雪處長,幫助搞紅色旅遊規劃設計。那次宣佈就職大會上,指揮部的黨委書記古翠萍說蕭崢有戀愛對象了,可是我看那個何雪對他就有意思。要是能抓到一點點他們兩人之間的小把柄,就足夠可以讓蕭崢滾蛋了!”

列賓聽到這裡摑掌一笑道:“這三點非常不錯!孫書記啊,你就是一個好軍師。現在雷昆步和彭光這兩個人要好好利用起來。”

孫旭誌笑道:“列書記,這個交給我!”列賓道:“晚上,咱們好好喝一杯,痛快地玩一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