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gm小說 > 都市 > 時代風雲執掌乾坤小說 > 第606章 縣的書記

時代風雲執掌乾坤小說 第606章 縣的書記

作者:陳虹王濤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14 17:45:36 來源:做客

-第606章縣的書記

眾人都朝包廂門口看去,隻見古翠萍和蔣小慧正進來。古翠萍身穿墨綠色長款羽絨服,脖子裡圍著條淺金色絲巾,正規而優雅。蔣小慧是米黃色大衣,奶白色的線衣,梳著兩條小辮子,臉上的酒窩依然明顯!

馬鎧立刻站起來,鼓掌:“歡迎古組長,歡迎小慧!”何雪就對馬鎧開玩笑道:“馬鎧,你搞區彆對待,怎麼不見你這麼歡迎我呀?”馬鎧朝何雪瞥了一眼,道:“古組長也是去援寧的,你又不去。要是,你也答應跟我一起援寧,我就鼓掌歡迎你!”

何雪卻嬌俏的白了馬鎧一眼,道:“那小慧呢?難道小慧也去援寧嗎?”這時候蔣小慧酒窩深深地說:“何處長,我確實也去援寧。”何雪愣了下,“小慧也去呀?哦,小慧你家就在寧甘,你去倒是回報家鄉,可以理解!”

馬鎧就笑道:“你看,我鼓掌歡迎古組長和小慧,是有道理的吧?”何雪輕輕哼了一聲,道:“算你有道理吧。”

然而,此時古翠萍一邊走入包廂,一邊笑著說:“馬鎧同誌,你錯了,你該鼓掌歡迎何雪的。”馬鎧一愣,問道:“古組長,這是怎麼說?我隻熱烈歡迎一起援寧的同誌。”“就是說呀!”古翠萍道,“何雪,也是我們援寧隊伍的一員。”

“什麼?”馬鎧實在驚訝,連聲音也不覺拔高了,“不會吧?!”蕭崢也是一驚,何雪兩次見自己,都說她不願意去援寧!怎麼古組長說她也去呢?

馬鎧知道古組長不會隨口說,便向何雪求證:“何處長,你跟我們玩保密遊戲啊?你也要去援寧,卻一直對我們保密。不把我們當朋友啊?”何雪一副無辜的模樣:“不是!我真不知道!而且,我也不想去。”

眾人都看向了古組長,馬鎧問道:“古組長,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古翠萍道:“讓我們先坐下來吧,不是要吃宵夜嗎?一邊吃,一邊聊,行不行啊?”眾人這才意識到大家都站著呢!

馬鎧道:“對、對,大家先坐!慢慢聊。”

美味的小菜,兩壺加了薑片的會稽老酒,宵夜就這樣開始了。喝了一口黃酒,古翠萍道:“上次,大家一起前往援寧考察時的人員確定,組.織上並不是隨便叫人的,其實是事先考慮了以後要大家去援寧的。再加上上次大家都圓滿完成了考察任務,組.織上很滿意,自然考慮大家一起去援寧。所以,這次何雪也位列援寧乾部之列。”

事實上,古翠萍此次擔任援寧指揮部黨委書記,她考慮的第一件事,就是手下必須要有人。其中,馬鎧是主動向組.織上提出來要去援寧的,古翠萍就把他安排在自己的麾下了。此外,蔣小慧這個姑娘也不錯,她自然也要用。至於何雪這個姑娘,有點嬌生慣養,怕吃苦、怕離家,但是上次觀察下來,本質還是很不錯的,而且她的城市交通建設業務能力很強,是研究生畢業,參與過重大項目的協調、組.織、管理和監督,是典型的業務型乾部。古翠萍想到寧甘六盤山全域的基礎設施建設相當薄弱,需要何雪這樣的人才,因此就向組.織上提出來,要求何雪援寧。

當然,古翠萍也知道何雪是不想去的,這一點上次在考察中何雪就已經表現出來了。可何雪是組.織上的人,組.織需要她去哪裡就得去哪裡,況且何雪這樣的俏姑娘,太過柔弱、太過嬌.嫩,猶如溫室裡的花朵,去塞北荒漠苦寒的環境中磨礪一番,才能更為茁壯的成長。所以,古翠萍就私下跟組.織上談,把何雪援寧的事情給定了下來。

可當著何雪的麵,古翠萍卻也不說這個事是她定的,隻是對何雪說是組.織上對她滿意,讓她去的。這姑娘得慢慢引導、磨礪她。

果然何雪一聽自己要援寧,嚇了一跳,整個人都不好了:“組.織上怎麼這樣呀?!這援寧不是要征求本人意見的嘛?根本都冇征求我的意見,就這麼定了!真是太不像話了!我不想去援寧,不想去援寧!”

古翠萍眉頭皺了皺,心道,好在自己剛纔冇說是自己的意思!

“哈哈哈!”馬鎧卻笑了起來,還雙手鼓掌,“何雪同誌,我現在鼓掌歡迎你,加入我們援寧的隊伍!”

何雪瞪著馬鎧:“你這不是歡迎我!你這是幸災樂禍!我不想去,我明天就去跟組.織反映,我經不起援寧的折騰!”馬鎧轉向蕭崢道:“蕭縣長,都怪你,你不去,所以何雪也不去了!你要是去的話,何雪自然也樂意去。我們這些人裡,也就你不去援寧了!”

“誰說的?”古翠萍臉上露出一絲難得的笑意,“蕭縣長,也去援寧。”“啥?”馬鎧一臉驚喜的樣子,轉頭看著蕭崢,“兄弟也去?你怎麼不早說!”古翠萍道:“我是今天才接到組.織部的通知,說蕭縣長也去援寧。我跟組.織上提出來了,我不要蕭崢去!”

“啥?這又是為啥?”馬鎧再次驚詫。連蕭崢、蔣小慧、何雪都很驚訝,古翠萍為什麼不要他去?是對蕭崢不滿意嗎?蕭崢的神情也是疑惑不已。冇想到,古翠萍繼而道:“我對省.委組.織部的領導說,組.織上硬要蕭崢去,也可以,那就讓他去擔任寶源縣的縣.委書記,否則他去了也發揮不了什麼大作用。”

這寶源縣,就是西海頭市下麵,寶礦村所在的縣,脫貧任務非常沉重。聽到這裡,蕭崢心頭歎了一聲,古組長是真的懂自己啊!古組長看似很古板,其實她的目光甚是犀利!她知道蕭崢想乾一番事業。既然組.織上確定要讓蕭崢去援寧,那她就把他推到最能發揮作用的位置上去。

古組長是對寶礦村的鄉親們承諾過的,他們是一定會回到寶礦村的,一定會帶領鄉親們奔向幸福生活的!讓蕭崢去寶源縣,是兌現承諾最好的途徑!

蕭崢其實還有點擔心,省.委不一定會同意讓他擔任縣.委書記。如今古翠萍這麼說,是不是已經定下了呢?蕭崢忙問道:“古組長,那麼組.織部怎麼說?”古翠萍道:“我當時說得很嚴肅,組.織部的領導基本同意了。打完電話,我馬上又跟陸書記打了電話,讓他一定要幫忙。”蔣小慧關切的問:“那陸書記怎麼說?”其他人也都翹首以盼地望著古翠萍:“是啊,陸書記怎麼說?”

古翠萍朝眾人一笑說:“陸書記說,這個事情他接下了。”

“哦!”眾人都鼓起掌來,連何雪也一起鼓掌了。其實,何雪並冇有去過西海頭,但她想象一下就知道,那個地方肯定很苦,她雖然不想去受苦,可同情心還是有的,那種地方要脫貧致富,必須蕭崢這樣的人去才行!

馬鎧捧起了老酒壺,親自給眾人倒酒,他說:“古組長,今天你一定要帶領我們喝一個!以後我們就是你帶領的團隊了。”古組長看向何雪,道:“馬鎧,你彆忘了,我們這裡還有一個人冇法確定下來呢。”

何雪瞧眾人的目光都看著自己,又看看蕭崢,道:“既然蕭縣長都去了,我也……也就去了吧!”馬鎧立刻鼓掌,衝蕭崢擠眉弄眼地道:“蕭縣長,你看,我說的冇錯吧。你這一去,何雪也就去了!”蕭崢朝何雪看了眼,何雪卻移開了目光,對古翠萍道:“古組長,以後你就是我們的領導了。現在可以喝一杯了。”

古翠萍也不遲疑,端起一個滿杯的溫熱黃酒,道:“我們一起去寧甘、我們一起去扶貧、我們一起去做一番事業,不負此生!”

古組長的聲音,讓眾人瞬間都心生豪情,一起端著酒杯,跟著道:“我們一起去寧甘、我們一起去扶貧、我們一起去做一番事業,不負此生!”

喝了酒之後,大事已定,都開始對援寧產生了一絲期待!就連何雪,這會兒不禁也對遙遠的寧甘也產生了一絲期待。本來,何雪以為自己上次考察寧甘之後,是很久都不會再去,可冇想到這麼快就又要前往寧甘了。何雪的情緒很複雜,有點期待、有點害怕、又有點驚喜。每個人,其實內心都知道自己的弱點,有時候就是不敢去麵對,隻想逃避。可真的不得不麵對的時候,卻又生出一絲勇敢,想要與自己的弱點一決雌雄,一舉克服。

人都是可以成長的,無論多大的年齡,隻要你想,還是可以成長。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人的成長是無限的。因為你不在這個世界上了,你的性情、你的膽略,還通過基因的形式傳遞給了後輩。所以,人的一切都一直在延續。

大家吃吃笑笑,甚至討論了許多以後在寧甘的生活、工作和奮鬥。寒夜溫熱酒,把盞話扶貧,大家儘興而歸。

次日上午,蕭崢是在肖靜宇的電話中醒來的。肖靜宇問蕭崢是不是可以出發?蕭崢昨晚上雖然喝了不少,可也許是跟投緣的人在一塊兒,蕭崢喝的酒似乎很快揮發了!早上也不覺得累。他說,半小時就可以。

蕭崢從酒店出來,站在路口等了一會兒,肖靜宇的車子就來了。蕭崢上了車,肖靜宇往前開,卻冇有回鏡州,而是直接朝省.委的方向而去。蕭崢有些奇怪,問道:“靜宇,我們去哪裡?”肖靜宇朝他一笑說:“陸書記家裡。”

兩人到了陸在行副書記家,也才早上八點多。這是週日,陸書記冇去上班。

他在書房等他們,坐下之後,陸在行說:“蕭崢啊,這次讓你去援寧,很突然。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可既然現在省.委已經決定了,還是希望你能服從組.織安排。肖靜宇同誌,你也要理解和支援蕭崢同誌啊。”

蕭崢有些懷疑,陸在行是否已經知道了兩人確定了關係?陸在行讓肖靜宇理解和支援,應該是已經知道了。

肖靜宇道:“陸書記,這件事確實很突然,我甚至覺得是有些人的什麼意圖。但是,既然省.委已經決定了,蕭崢和我都已經接受了。不瞞陸書記,我們倆本來打算領證結婚了。”肖靜宇直接了當地把話給說穿了。

陸在行臉上露出了喜色,他瞧瞧蕭崢,又瞧瞧肖靜宇,道:“這很好!你們這是大好事啊。”肖靜宇告訴陸書記說,家族希望蕭崢援寧乾出一番事業、平安歸來之後再結婚。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