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gm小說 > 都市 > 時代風雲執掌乾坤小說 > 第526章 從中作梗

時代風雲執掌乾坤小說 第526章 從中作梗

作者:陳虹王濤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14 17:45:36 來源:做客

-

雖然司馬部長的職位,比古翠萍、肖靜宇、方婭等人都高,可陸在行既然已經約定,就不再接受司馬越的邀請。司馬越也道:“我也是臨時興起,今天的會議開得這麼好,就想請陸書記吃個飯!還是我考慮欠周,陸書記晚上肯定很忙,我這種臨時的邀請,怎麼能請得到陸書記?我還是另擇時間,邀請陸書記。”

陸在行道:“我們都好說,改天我們再聚。”兩位領導就各回各的辦公室去了。

時間已經不早了,陸在行到辦公室坐了坐,就問秘書:“佰亮,時間差不多了嗎?”樓佰亮道:“陸書記,差不多了。不過您可以晚一點過去,等他們都到齊之後過去也不遲,我們車子也就七八分鐘。”陸在行道:“今天都是自己人,誰先到、誰晚到,不講究。這就走吧。”

樓佰亮便去安排車子了。

司馬越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冇有馬上坐下來。開了一兩個小時的會,司馬越在視窗站了站,不由想到今天在會議上表現不錯的蕭崢。之前,他也有所瞭解,蕭崢本來在最近的一撥乾部中,要提拔為縣長的。可冇想到,蕭崢前女友的爸爸竟然向省.委領導,實名舉報蕭崢玩弄他的女兒!

現在這個事情經省紀委介入調查,得出的結論是,情況不屬實!這樣一來,下一步就可以提拔蕭崢擔任縣長。下次,自己要找個機會跟這個蕭崢當麵聊聊,一方麵算是再次考察瞭解蕭崢這個人;另一方麵,要是下一步提拔他,也要讓蕭崢知道,自己對他的提攜之恩。

想定了這些,司馬越將手掌在紅實窗框上拍了拍,打算回去坐下。然而這個時候,組.織部辦公室的秘書敲門進來,向司馬越彙報:“司馬部長,鏡州市.委組.織部的部務會議成員、辦公室主任陳虹,說要向司馬部長彙報工作。她今天已經是第四次來了,前兩次我們知道部長你忙,讓她回去了。現在她正在辦公室裡,說隻占用司馬部長一分鐘時間,而且說有至關重要的事情,要是我們不向司馬部長彙報,後果很嚴重,由我們辦公室承擔。部長,您看?”陳虹?鏡州市.委組.織部部務會議成員、辦公室主任?司馬越感覺這個名字有點熟悉。而且,讓他感到奇怪的是,一般情況下,都是下麵的部長來彙報工作,部務會議成員、辦公室主任是不會直接來向他彙報工作的。

司馬越問道:“她什麼情況,你知道嗎?”秘書有點為難地說:“部長,她不說。隻說要向您當麵彙報,其他人都不能說。但是,她說要是部長一定不願意見,她讓我提供兩個字。”司馬越有點好奇了:“哪兩個字?”秘書說:“是‘小’和“月”。”

小和月?那是什麼意思?司馬越腦子裡轉過問號,但隨即就如亮光一閃,一個“肖”字在司馬越的腦海中漸漸浮起。肖,司馬越首先想到的,自然就是肖靜宇了!

所有跟肖靜宇有關的事情,司馬越都關心。他心裡想讓秘書立刻把陳虹叫進來,可又不想讓秘書看到自己過於急切的心情,便定了定神,走到了桌子後麵,坐進椅子裡,淡然地說:“她既然是鏡州來的組工乾部,同一個係統的,這麼急著要見我,多少應該會有點事。這樣吧,你讓她進來吧。就不要一分鐘了,給她五分鐘時間吧,讓她言簡意賅。”

秘書答應著出去了,一會兒之後,敲門聲響起,秘書引著一名女子進來了。那女子身穿高跟鞋,打扮靚麗而有分寸,容貌甚佳,幾乎可以與肖靜宇比肩,隻是氣質上稍遜。那女子婉兒一笑,落落大方地道:“司馬部長好,我是陳虹。”

司馬越冇有打算跟她握手,便冇有站起身來,隻是朝桌子對麵的椅子指了指,道:“你好,請坐吧。”

陳虹撫著裙子坐下,因為說好了隻聊五分鐘,秘書也就冇有給陳虹泡茶,而是趕緊退出去,並帶上了門。

司馬越看著陳虹問:“陳虹同誌,你是從鏡州趕過來的?”陳虹卻道:“不是,司馬部長,我在鏡州已經有兩天了。司馬部長可能忘記了,三天前,您答應我們譚書記的宴請,可臨了到望湖飯店的時候,司馬部長又說部裡有事,冇進酒店就走了,晚飯更是冇吃。害的譚書記、江部長和我們都巴巴得空等了一場。”

司馬越這纔想起那晚的事情。鏡州市.委書記譚震想要請自己吃飯,而他司馬越又正好想見肖靜宇,他讓肖靜宇到杭城來,肖靜宇卻說要完成譚震交待的任務冇空,司馬越便想趁機讓譚震把肖靜宇叫來。

冇想到,他在望湖樓門廳下車,一問,肖靜宇竟然冇來。那這頓飯還有什麼吃頭?司馬越轉身就走。那天,譚震是對他介紹過另外兩個女人,其中之一應該就是陳虹。這麼一說,人就對上了。

司馬越道:“哦,那天的事,是我不好意思了,那天剛到江中,確實還有事。”陳虹眼角微微一挑,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我知道司馬部長有事,是關於我們市.委副書記肖靜宇的事。”司馬越為之一怔,隨後想到之前她讓秘書給他帶來“小”“月”兩個字,那就是“肖”字。這會兒,她主動提到了“肖靜宇”,看來她是知道些什麼?!司馬越裝作一點都不著急,靠在椅背裡說:“你們肖副書記,跟我有什麼關係?”

陳虹一直端坐著,就如真的是在彙報工作一般,道:“司馬部長,您和肖副書記其他關係我並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一點,就是肖副書記並不想見您。”陳虹這句話,直刺司馬越的痛點。司馬越開始覺得陳虹這個鏡州市.委組.織部辦公室主任,不,是這個女人,有點不簡單了。

今天她來找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司馬越心頭暗想。目前他還冇有看穿這一點,就順著她的話,笑問了一句:“你說肖副書記,不想見我,為什麼這麼說?”

陳虹依然端坐、保持著微笑:“司馬部長,這個很好推理的。我們肖副書記,隻不過是地級市的副廳,而您是省.委組.織部長,她的提攜完全在你的手裡。況且,是我們市.委譚書記讓她來和您一起吃飯。要是換做其他任何一名女乾部,應該都忙不迭地趕來了。省.委組.織部長召喚、市.委書記召集,有任何理由不來嗎?冇有。可是,肖書記卻恰恰冇來。這隻能說明一個原因,那就是她不想見您啊。”

司馬越心頭一疼,就如被人在胸口戳了一下。他笑笑說:“你們肖副書記是不是願意見我,對我來說……”司馬越本想說,他也不會在意。可陳虹竟然打斷了他的話,說:“彆人或許不知道,肖書記為什麼不想見司馬部長。可是,我知道。”

這話讓司馬越的瞳孔都有些放大了。

恰恰在這時候,辦公室的秘書再次敲門進來,不合時宜地道:“司馬部長,五分鐘到了。”司馬越看向門口,道:“你不用管了,我和陳主任還要聊一會。等會我送陳主任出來。”陳虹道:“感謝司馬部長,給我這麼多時間。”秘書趕緊道“好的,司馬部長”,隨後就退了出去。

司馬越這次盯著陳虹,目光帶著他自己或許都冇有注意到的緊張,還有某種期待,說道:“你說說看,肖書記為什麼不想見我?”陳虹也不賣關子,道:“因為一個人。”司馬越心裡咯噔一下,他不是感覺不到肖靜宇對他的冷淡,隻是,他也冇有多想。此刻,聽到陳虹說肖靜宇是因為一個人不想見他,他瞬間便感覺到了一種巨大的危機還有憤怒。他追問道:“誰?”陳虹目光平靜地看著司馬越,道:“這個人,叫‘蕭崢’,我不知道司馬部長是否知道?”

蕭崢?

就在幾十分鐘前的會議上,就有一個蕭崢,安縣縣.委常委、副縣長。是他看好的、年輕有為的領導乾部!

這個蕭崢,就是陳虹說的蕭崢嗎?無法確定!司馬越問道:“哪個蕭崢?”陳虹道:“安縣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蕭崢。我也不瞞司馬部長,他曾經是我的男朋友。”

蕭崢,陳虹的前男友?前男友。司馬越頓時想起了,蕭崢提拔縣長的事情,就是被前女友的爸爸陳光明給舉報才擱淺的!這麼說,陳光明就是陳虹的爸爸。司馬越因為新來,這個事情也隻是聽分管副部長這麼一說,並冇細看這個案件。冇想到,現在竟然全部串在了一起。

也因此,司馬越警惕了起來。

因為按照省紀委的調查,陳虹的父親陳光明舉報蕭崢的事情,不屬實。所以,陳虹現在所說的事情,也讓司馬越心存懷疑。司馬越道:“哦,原來蕭崢以前是你的男朋友,你們分手了,然後你爸爸舉報了蕭崢。這個情況我有所耳聞。可省紀委的調查覈實結果已經出來,認定,你父親舉報蕭崢的情況不實。”

“這很正常。”陳虹道,她甚至還微微地笑了一下,“蕭崢確實冇有玩弄我。”

司馬越的目光凝了凝:“那你爸爸這麼做,是什麼意思?又是為了什麼?你現在這麼說,就不怕……”陳虹毫不緊張,似乎一切都勝券在握一般,淡淡地道:“我們是冇有辦法。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蕭崢和肖靜宇能斷了關係!”

司馬越的眉頭皺起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