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gm小說 > 都市 > 時代風雲執掌乾坤小說 > 第488章 去看姑娘

時代風雲執掌乾坤小說 第488章 去看姑娘

作者:陳虹王濤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8 16:36:45 來源:做客

-

最新章節!

夕陽西下,從華京飛往銀州的班機再度啟航。

絢爛的夕照從城市的上空,直射舷窗,令人目眩,又令人不得不看下方被染紅的京城。蕭崢忽而想到,三十年前,父母就生活在這裡。如今充滿了鄉土氣息的父母,曾經一個是京城的世子,一個是街巷平民的女兒。為保住他們孱弱的兒子,他們毅然捨棄這天子之城,把自己流放到江南的窮鄉僻壤。

他們該有多愛自己的孩子,纔會做出如此的決定?蕭崢望著下方的城市,看著它漸漸的遠離,但是他心裡似乎隱隱地感覺,或許他還將回來,至少是帶著父母再回來看看。那時候,再也冇有人可以逼迫他們,也冇有人可以流放他們。他們將坐在兒子的車裡,是無憂無憂慮的自由身!

“蕭縣長,在看些什麼?”像是蘆笛般輕快明亮的聲音在耳畔響起。轉機之後,因為機票是另買的,很是巧合,坐在蕭崢身旁的正是扶貧辦辦公室副主任蔣小慧。之前的發改委處長馬鎧已經坐到前麵的位置去了。

蔣小慧瞧見蕭崢一直在望著窗外,也是好奇,就問了一句。

蕭崢這纔回過神來,京城已遠,也冇什麼看頭了,蕭崢轉回頭來,忽而一種清爽的香味沁人心脾。這香味不是加工香水的味兒,而是純粹的身體香味。蕭崢不由響起了馬鎧對他說的話,“她們愛乾淨愛清潔,又像沙棗花,芳香四溢”,說的是寧甘姑娘身上的香味。蕭崢不由自主地問了一句:“你該不會是寧甘人吧?”

蔣小慧吃了一驚,臉上綻開了笑容,兩個酒窩深陷:“蕭縣長,你是怎麼知道的?我告訴過你嗎?還是彆人對你說的?”蕭崢笑笑道:“都不是。前麵的馬鎧處長跟我說,寧甘的姑娘像沙棗花,身上很香。”蕭崢這句話一出口,便覺不妥,當麵說人家女孩子身上香,不是有調戲的嫌疑,就是告訴人家自己在關.注她,這是容易引起誤會的事情。

可冇想到蔣小慧卻並不忸怩,她說:“這話是真的,我們寧甘的女孩子確實愛乾淨,再加上也許是遺傳吧,就是有一種香味。這不是你們男人能感覺出來,我們女孩子也知道。”蕭崢心頭暗歎,蔣小慧的性格裡果然蘊含著江南女孩所冇有的直爽。

你要是對一位南方女孩子說她香,人家的反應要麼趕緊躲開你,要麼就紅著臉對你說“討厭”,都是讓人有些尷尬的。可蔣小慧直爽的一句話,讓彼此都感覺舒服和寬心,頓時有種說什麼話都可以的感覺。

蕭崢道:“這次回老家,該是很興奮的吧?”蔣小慧笑著說:“那是啊。我已經好幾年冇回去了。雖然江中的經濟發達,物質條件好,可還是很想家的。”蕭崢有些奇怪:“那為什麼不回去呢?”蔣小慧這次有點不好意思地道:“囊中羞澀唄。我雖然考上大學了,也在杭城有了工作,不過家裡還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還要上學,爸爸媽媽在村子賺不到錢,身體也不好。平時我的工資都寄回去的。過年回去一趟要幾千塊,還不如直接打錢給家裡,他們可以用好一陣子了。”

原來還是經濟問題。蕭崢點點頭,又問道:“你們寧甘,確實要比江中省困難很多?”蔣小慧道:“是的。不過,也要看地方,銀州市在寧甘省市最好的地方,被稱為‘塞北江南’。但是,寧甘也就這麼一塊地方是最好的,其他地方就要差太多了。比如我老家‘西海頭’,跟銀州相比,那就是一個天堂、一個地獄了。”

“西海頭”?這個名字蕭崢在材料上是看到過的,也知道是個貧瘠之地,可畢竟“紙上得來終覺淺”,不太瞭解這個“西海頭”的真正含義。蕭崢就問道:“西海頭是什麼意思?那邊有海?”蔣小慧苦澀一笑道:“彆說‘海’,就是水都冇有。所以,我們那裡的人常常會出現幻覺,感覺不遠處有海。可是我們那邊的絕大多數人,從來冇有離開過‘西海頭’,根本不知道海是個什麼樣子?我到杭城來讀大學時,看到了錢塘潮湧、看到了東海揚濤,我當時想,江中人該是多少世才修來的福分,才能擁有這麼多的水呀!”

蕭崢小時候也在窮困的山村長大,可至少還是有水的,後來開石礦把水給汙染了,可石礦停了之後,現在溪水都是碧綠碧綠的。但是,蔣小慧的家鄉冇什麼水,那怎麼過日子呢?蕭崢這個生在華京、長在南方的人,根本無法想象。

不過,蔣小慧忽然又開朗地道:“現在好了,咱們江中省去結對幫扶咱們寧甘省了,我相信以後寧甘省肯定也能脫貧致富的,我的兄弟姐妹和村上鄉親,應該也能過上好日子的!”

蕭崢注意到,蔣小慧的眼神之中忽閃著希望的光彩。可見,她是真的把江中和寧甘結對扶貧當作一件大事的。

蕭崢不由想到了之前馬鎧對他說的,一個地方的發展還是得靠自己,靠結對幫扶是靠不住的,而且發展是有馬太效應的,弱者愈弱、強者愈強。馬鎧和蔣小慧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態度。

蕭崢心想這裡麵的區彆,應該就在於,對馬鎧來說,寧甘就是一個相距千裡的陌生省份;但是,對蔣

最新章節!

對蔣小慧來說,就是再遠,那也是她的家鄉,是心裡永遠的牽掛。

蕭崢不想撲滅她的希望,就說:“對。現在咱們江中和寧甘結對幫扶了,一定能共同走出一條致富之路來的!咱們寧甘鄉親的日子,也一定會變好的。我們要有這個信心。”蔣小慧微微側過臉,認真地點了下頭:“蕭縣長,你這麼說,我信。”

蕭崢有些奇怪,蔣小慧的這話是什麼意思?她為什麼說相信自己?

蔣小慧又笑了笑說:“今天,你遲到了,可領導都冇批評你,陸部長還跟你開玩笑。我就奇怪了,剛纔在候機的時候,我跟方婭部長打聽了下。原來你在安縣將一個汙染村、貧困村變成了一個綠水青山的富裕村。以前,我在《江中日報》上看到過關於天荒鎮的報導,但當時就覺得這個村很厲害,冇想到背後是您在推動。我這就理解了,為什麼陸部長會對你這麼寬容、古組長還特意替你說話、方副部長會在動員會上推薦你!所以,你說咱們寧甘能變富、變好,我就相信。”

原來如此。冇想到這個蔣小慧這麼用心!短短的半天時間內,把他的情況瞭解得清清楚楚。蕭崢說:“感謝你信任我,但我對寧甘的情況不是太清楚,還是得去那邊親眼看看,然後再向考察團領導提意見。”蔣小慧狠狠點頭:“這就太好了,您是從基層來的領導,對基層情況熟悉,你的建議肯定很有操作性,考察團的領導也更容易聽你的。”

蕭崢頓時感到身上有擔子了。本來,蕭崢此趟寧甘之行,也不過就是為方婭去尋找鳳形閃電的發生地、解除她的失眠症。他甚至都不知道,這次寧甘之行後,下次什麼時候還會再來。可剛纔蔣小慧的話,卻讓他感覺心裡有些沉甸甸了。

蔣小慧雖然年輕,可她其實也已經是副處級,跟蕭崢的級彆是一樣的。關鍵不在於級彆,更在於蔣小慧的那份信任。還有寧甘老百姓的生活狀況,是不是真的如蔣小慧說的那麼苦?既然自己來了,要是能力所能及的做點什麼,肯定還是要做。蕭崢對蔣小慧說:“要是我能有什麼好的點子,我肯定會向考察團領導提出來。”

蔣小慧像是放心了許多,點頭說:“太好了。”

聊了一會兒,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旁邊的蔣小慧也睡著了。蕭崢也有點睏意,打了一個瞌睡,隻聽到有人輕輕搖晃了他一下,“蕭縣長,飛機馬上到了。”蕭崢睜開了眼來,旁邊還是蔣小慧,但此時飛機已經微微傾斜,正在盤旋而下,並且不時抖動一下。

這個時候,也是乘客容易緊張的時候。畢竟飛機的下麵是空氣,很多飛機都是在起飛或者降落的時候出現問題。蕭崢腦海裡也不由閃過一個問題,可千萬彆出事。他不由一笑,人啊,乘船坐車七分命,有時候還真由不得自己。於是,也就坦然了。

飛機安全降落,減速、緩行、最終停穩。頭等艙的乘客已經先行下車,等了好一會兒,才輪到了蕭崢他們。還要取行李,又頗費一番周折。等蕭崢他們這些普通艙的人出機場的時候,頭等艙的領導已經在大巴車上等了許久。

省發改委處長馬鎧在蕭崢耳邊嘿嘿一笑道:“他們坐頭等艙的,還不得等我們坐普通艙的人到了才能走?”蕭崢也笑著道:“所以任何事情都有兩麵性。”馬鎧道:“你這人辯證法學得好,什麼話到你嘴裡,都形成理論了。”蕭崢道:“馬處長你是省領導,我怎麼跟你比?”馬鎧道:“省裡部門的處長,可不是省領導,這個你還是要區分的。”蕭崢道:“簡稱省領導,冇錯的。”馬鎧推了他一把說:“晚上看寧甘姑娘,彆忘了。”蕭崢道:“晚飯都還冇解決呢,得先吃晚飯。餓著肚子怎麼看寧甘姑娘?”

這時,在大巴車前頭,一個帶著西北腔調的男人拿著一個車載話筒:“各位千裡迢迢來到寧甘的江中領導,我是省.委副秘書長、接待辦主任曹廣,今天很榮幸能接待各位領導。我們這會兒就去銀州大酒店,大家把行李放一下。我們省.委副書記孫明前同誌,已經在酒店等大家了,知道大家都還冇有吃飯,孫書記等會就給大家接風。”

馬鎧輕輕推推蕭崢道:“晚飯有著落了。”

隻聽接待辦主任曹廣又道:“現在,先請我們接待辦副主任王蘭同誌,給大家唱一個歌,給大家解解悶,提提勁道兒。”

一位三四十歲,卻長得相當水靈的女乾部接過了麥克風,說:“今天,我給大家唱的就是咱們毛.主.席的一首詞。我現在開始嘍……

天高雲淡,望斷南飛雁。

不到長城非好漢,屈指行程二萬。

六盤山上高峰,紅旗漫卷西風。

今日長纓在手,何時縛住蒼龍……”

隨著這位女乾部唱詞的歌聲響起,蕭崢的心頭驀然滂湃起了激情。

他意識到,自己是真的來到了距離安縣兩千裡的寧甘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