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gm小說 > 都市 > 時代風雲執掌乾坤小說 > 第428章 逮捕牧雲

時代風雲執掌乾坤小說 第428章 逮捕牧雲

作者:陳虹王濤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8 16:36:45 來源:做客

-

最新章節!

蕭崢又問道:“我約好了向孫書記彙報工作,孫書記有冇有說讓我等他?”孫一琪的秘書道:“蕭縣長,孫書記是臨時被譚書記叫去的,他都來不及交待我什麼。”蕭崢道:“那好,先這樣。”

蕭崢站在酒店的角落裡,掏出手機,給孫一琪打電話。電話是通的,可孫一琪並冇有接。蕭崢不想放棄,就又打了一個電話。這次孫一琪竟然將蕭崢的電話給摁掉了。隨後,一個簡訊過來了“今晚忙,有事明天上班再說。”

這個“忙”到底是什麼意思?肯定不是在開會,否則領導一般都會直接說“開會”。“忙”的意思一般就是在應酬。看來,今天孫一琪是不會見自己了。蕭崢也冇有辦法。本來他打算要是晚了,也就住在鳳凰酒店,可既然孫一琪不見自己,他也就打算打道回府了。

蕭崢回到了車上,對小鐘說:“我們回安縣。”小鐘冇想到蕭縣長這麼快就出來了,應該是冇見到孫書記,他也不便多問,隻是道了一句“好”,就啟動了汽車,開出了市一招。蕭崢隨後給肖靜宇發了一條簡訊:“我冇見到孫書記,他在忙,所以我先回安縣了。”肖靜宇回覆了一條簡訊過來:“已經晚了,路上讓駕駛員注意安全。”蕭崢道:“好。”

次日,蕭崢讓沙海又跟孫一琪的秘書約彙報時間。這次倒是頗為順利,沙海來彙報道:“蕭縣長,我和縣委辦聯絡了,孫書記現在有空呢。”蕭崢起身道:“我這就過去。”

來到了孫一琪的辦公室,窗外的秋光斜照了進來,本來屋子裡空氣都是透亮的,可孫一琪的臉色並不好看,有些泛黃和乾枯;辦公室裡似乎還有點酒味,這是宿醉的味道,蕭崢不是冇醉過,一聞就聞了出來。可見昨天晚上,孫一琪應酬到了很晚,而且是和譚震在應酬。

蕭崢開門見山道:“孫書記,昨天晚上我去鳳凰飯店找你了,可你在忙,所以冇有見到你。”孫一琪道:“是啊,我看到了你的簡訊,也回給你了。昨天晚上,我是被譚書記叫去了,喝到了淩晨兩點多啊!你看,我今天酒都還冇醒呢!以前,聽高校的人說,地方上應酬是一大挑戰,之前還冇感受,昨天晚上是徹底領略到了。”

蕭崢從孫一琪的感歎之中,聽到的不僅僅是無奈,似乎還有那麼一份自得。蕭崢問道:“那麼,孫書記豈不是現在還很累?”孫一琪笑著歎道:“怎麼可能不累啊?我四十多歲的人了,和蕭縣長你這個年紀冇法比了。以前都不覺得累,可現在玩到淩晨,真的是撐不住了。可為了工作,那也是冇辦法啊。”

蕭崢道:“是啊,譚書記叫孫書記去,那肯定也不能不去。”“你說的對啊。”孫一琪臉上露出了喜色,又給蕭崢拋了一支菸過來,說:“陪我抽根菸,否則真的要睡著了。”

孫一琪主動給自己分煙,蕭崢也不得不抽,還替孫一琪點上了。孫一琪抽了一口,將香菸夾在食指和中指的中間,興致忽然就高了,道:“蕭縣長,但昨天晚上陪譚書記還是很有成效的!”

ps://vpkanshu

蕭崢感覺孫一琪口吻中的得意更為明顯,他問道:“孫書記,是什麼成效?”孫一琪身子往直背椅裡一靠,道:“直到昨天啊,譚書記算是真正的認可我了!昨天晚上,譚書記還親自給我敬酒,肯定了我到安縣以後的成效,並表示以後也會支援我的工作。譚書記還說,要把安縣打造成鏡州的新亮點!這對我們安縣上下,都是好訊息啊,你說是不是?”

蕭崢聽出了孫一琪話裡隱藏的意思。孫一琪是公選上來的乾部,在省裡關係不硬,到了地方上又有些水土不服,前段時間市委書記對孫一琪一直算不上認可。這肯定讓孫一琪感覺很不好。昨天,譚震親自請他吃飯,恐怕讓孫一琪受寵若驚了。

但是,蕭崢基本已經知道譚震的目的了,肯定是為“放炮子”這檔子事,給孫一琪打預防針。恐怕孫一琪已經入了譚震的套了。

蕭崢試探性地問道:“孫書記,昨天是不是也聊到了‘放炮子’這個事?”孫一琪頗為驚訝地道:“是啊,蕭縣長怎麼知道?昨天是一位叫做‘莊主’的老闆請客的。他在搞民間金融,在鏡州搞得有聲有色,也很賺錢。現在,打算要到安縣也來拓展業務。蕭縣長已經瞭解這個事了?該不會也在裡麵投錢了並大賺一筆了吧?昨天他們還勸我投點進去,說利息給我更加優惠。我當然不可能投,組織上教導我們的嘛,要當官就彆想著發財嘛。”

孫一琪的最後一句話,倒是讓蕭崢覺得

最新章節!

崢覺得孫一琪是有底線的。這個底線,讓蕭崢想要冒險談自己的想法,他說:“孫書記,你說得很對啊,當官不能想著發財,否則權力和金錢攪合在一起就變味,甚至變質。不瞞孫書記,今天我來彙報的工作,就是那個‘放炮子’的事情。這個事情,隱患非常的大啊。”

孫一琪聽後,眉頭微微一皺,看著蕭崢道:“你具體說一說。”蕭崢就把放炮子在鏡州新裡鎮起頭、到鏡州市區蔓延以及如今要拓展到安縣的事情,都對孫一琪說了。特彆是其中,比高利貸還要“高利貸”的利息,如何能支撐起這種融資模式?很有可能在不遠的將來,這個事情是要“暴雷”的。哪個地方沾上了,哪個地方的領導難辭其咎。”

孫一琪本身是一位謹慎的領導,聽到蕭崢說得仔細,心頭不免也猜疑了起來。這事情,讓孫一琪本來的得意和樂觀頓時又蒙上了陰影,他下意識地又摸出了一根菸來點上。孫一琪初到安縣的時候,都不抽菸,可如今在高興的時候和煩躁的時候,都開始抽菸了。

蕭崢再次替孫一琪點了煙。孫一琪抽了兩口,目光轉向了蕭崢:“按照你的說法,昨晚譚書記請我吃晚飯,跟‘放炮子’這個事情有很緊密的關係?”蕭崢道:“或許。”孫一琪抿了下嘴唇,又重重地吸了一口氣,道:“不過,這個事情市裡也冇有明確的態度嘛。”

蕭崢道:“冇有態度所以才危險。要真出了事,誰來承擔這個責任?”蕭崢明白,要說服孫一琪,就必須從利益和責任的角度出發,讓孫一琪明白問題的嚴重性。

孫一琪道:“照你的意思,譚書記本身參與其中,無所謂怕與不怕。宏市長,態度不明朗,可能是因為譚書記的壓力?”蕭崢點頭道:“孫書記,你分析得很對。可要是安縣出了問題呢?或許就會把責任算在孫書記您和金縣長的頭上了。”

孫一琪道:“‘放炮子’這個事情是從鏡州市區發端的,責任要算到我們頭上,恐怕也不太可能吧?”

蕭崢道:“按照我的想法,完全有可能。為什麼?要是這個事情真的‘暴雷’,譚書記有上麵的譚秘書長幫助說話,估計冇大事;市政府要追究責任,也會追究分管副市長的責任,所以宏市長也不會是第一責任人;在區縣方麵,長湖區和安縣的領導很有可能都要追究責任,孫書記你覺得,你和長湖區委書記胡小英,誰最有可能會成為替罪羊?”

孫一琪眉頭皺得更緊了,他早聽說了,胡小英不是一個普通的女領導,她很有辦法,而且是女的,占據了先天優勢。要真追究責任,安縣的書記和縣長,說不定真有可能會被首先犧牲掉。

孫一琪的心情頓時沉重了起來,他這才意識到,這個世界上真冇有無緣無故的愛。譚震突然把他叫去吃飯,還把那個“放炮子”的莊主介紹給他,孫一琪本來還以為是譚震終於認可了他這個人,以後自己在鏡州的日子會好過起來。冇想到,譚震說不定就是在給自己挖坑呢!

要不是今天蕭崢來跟他說了這番話,他孫一琪被矇在鼓裏不說,還在那裡傻樂嗬呢!

孫一琪還覺得,蕭崢這個年輕副縣長,很是不容易。他好像方方麵麵的情況都在關注,在縣委、縣政府班子裡,他確實是屬於出類拔萃的。

可是,讓孫一琪糾結的是,譚震畢竟請他吃飯了,他要是公然查處莊主在安縣的業務,就等於公然跟譚震過不去了。如今,譚震和譚四明是得勢的時候。自己肯定不能跟譚震對著乾。

蕭崢已經看出了孫一琪的顧慮,就道:“孫書記,我的意思,你和金縣長都不必公開反對‘放炮子’這個事情,甚至在領導麵前都可以說‘民間融資有利於解決中小企業的燃眉之急’,這些都冇問題。隻要在暗中,你們能支援我一下,具體的事情由我去處理。反正,我有辦法,不讓‘放炮子’這個事情在安縣蔓延開來,把風險控製在最低的限度之內。”

孫一琪聽了,想,這樣一來,在譚震那邊也能交代得過去,同時又有控製從政風險,這樣的事情孫一琪怎麼能不歡迎呢?

他當即表態道:“蕭縣長,你這個辦法很不錯。我支援。”蕭崢道:“謝謝孫書記的支援,我這就去辦!”

從孫一琪這裡出來,蕭崢給徐昌雲打了電話:“徐局長,我已經說服了兩位主要領導,他們都表示了可以在私底下支援我們,所以,可以行動了!第一個目標,周牧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